第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互联网2010 > 深渊中的幽灵魅影

深渊中的幽灵魅影

推荐阅读:
    2016年11月,东南亚的某个小岛上正在举办着一场盛大的婚礼。

    路舟穿着一身礼服就坐在台下,按理说他并不喜欢这身装扮,不过着实架不住叶轻尘劝。当然,这也算是给老伙计程旭元多少一点面子。

    程旭元这厮跟着自己也算是劳碌了好几年,前世程旭元还只是头条视频一类项目的技术负责人,这辈子跟着路舟,那是活生生被路舟鞭笞着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今天的微讯虽然还没有上市,但其商业版图也已经是大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路舟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选择上市,尽管微讯++微头条系已经囊括了超过25亿用户,这之中华夏10亿,海外15亿。

    无法忍受微讯迟迟不上市的投资机构已经被路舟陆续清场,取而代之是国内某些重要资本、创梦基金以及叶轻尘在管理的家族基金。LYF是这中间操作的主要基金主体,得益于梦广上市期间所获资金,路舟得以靠着自家的基金有更大的操作空间。这之中,方强温旭伟等也有资金参与其中。哦,倒是忘了雷布斯的妻子所管理基金也参与了一部分进来。

    主角自然是就在自己身边,叶轻尘就静静地坐在自己身边,怀里是抱着路瑶。她依旧是像往日一样动人,不过在不知不觉中,她也靠着努力一步步赶上了自己。现在叶总可是自己最大的“靠山”。

    梦谷人见路舟是习以为常,但见另外两个人物时反应称得上是“跪舔”。一个是创梦的老林,一个则是LYF的叶总。原因是简单,给不给融资,路舟说了确实有用,但真正说事的还是这两个大佬,这可是财神爷!

    “慢点,着急。”

    路宇不知道是从哪“偷来”了块蛋糕,“伙同”路瑶是吃得起劲。这男孩子嘛,吃得是嘴上衣服上到处都是。

    路舟只得将把抱着放到了膝盖上,一边给他擦了个干净。

    “爸爸~”路宇是忽闪着大眼睛抬头看着路舟。

    “嗯?”

    他挥了挥小手示意路舟脸凑近一点,随后又在路舟耳边说道,“告诉你个秘密!”

    路舟看他那神秘的表情,脸上是笑得乐呵呵地,这小子是继承了自己熊孩子的基因,人不仅闹腾,还各种作妖。

    “说说?我保准不给妈妈通风报信。”

    路宇O着嘴,显得是要比刚才放心不少,“刚刚我和瑶瑶去逛了海边。”

    路舟,“......”

    人小胆子还挺大,又tm悄悄带着妹妹溜出去了一圈...难怪他妈天天发愁。

    这熊孩子还是悄咪咪地又补了句,“方叔叔也在...”

    说完他是一张手,“就看到海边有船在捕鱼,特别长!船都弄不回来了呢!”

    路宇这一个激动,手上的蛋糕碟直接就飞甩了出去,吧唧一下地上就是一滩。

    “爸爸要去看看吗?!”

    路舟只得放下了路宇,拿了纸巾弯腰给地上抹了下,省得一会滑了人。

    “去嘛去嘛!”

    路宇是疯狂晃动路舟的手。

    路舟眼看程旭元和赵星彤在台上的流程已经完事,无奈道,“好好好,等会等会。”

    他是在孩子面前虎不起来,反倒以前温顺的叶轻尘在孩子面前凶起来是一套一套的。路宇和路瑶是不怕他爹,就怕老娘。

    路舟给叶总禀报了遍,随后就带了两个孩子往海边走。叶轻尘反正是乐得清闲。

    这走到沙滩,路舟就看方子男正在她老爹旁玩沙子。

    “子男子男!”

    路宇瞧见直接是挣脱了路舟的手,一边蹲到了方子男边上跟着玩,全然忘记了自己是要带路舟过来看船。

    “这臭孩子...”路舟放下路瑶,嘴上没来由就啐了一句。

    孩子是自个玩自己的,路舟便走到了方强边上,“怎么,不在那边待着?”

    方强听后是笑了笑,“没,估计是人多,子男在那哭闹得厉害,就带出来转转。她妈在那边,不就结婚嘛,反正是程哥的,随便就是。”

    路舟点了点头,“也是。这孩子岁数起来,这会也能折腾。”

    接着他往海面远眺,注意到了路宇所说的船,不过么,那显然也不是渔船在捕鱼。

    “那弄的海底光缆吧?刚路宇那熊孩子还给我说是捕大鱼。”

    方强呵呵一笑,“我给他说了,反正也没听懂,鱼就鱼吧。应该是线路老化,维护公司捞起来做些检修工作。”

    尽管卫星通信是早已有之,整个地球的外围也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卫星,但相比卫星通信,今天的跨大陆通信仍然是采用了成本更为低廉的海底光缆。全球有着数百条海底光缆,在浅海部署又比之深海廉价,不少线路便都是沿海岸线分布,这东南亚沿海一带也算是海底光缆经过的密集地带。

    相比大洋彼岸的美国,华夏接入海底电缆的站点并不多,只有香江、台湾、沪江和青岛等为数不多的登陆站。

    路舟看着远处那些电缆若有所思。

    “几年前的事情还记得吧?”

    方强先是一愣,随后一副了然的模样,“是说雪顿曝光的监听事件?”

    路舟微微点头,此事涉及面颇广,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数十亿人服务的数家美国互联网巨头也是牵扯其中。而曝光者雪顿通过维基解密(WKL)曝光了美监听全球的计划后,中途更是在香江躲避了一段时间,最后才在多方帮助下到大国罗沙避难。

    方强接着道,“国内也算有所防范吧。思科门之后重要的路由在此前就逐渐替换成国产华为的产品。不过路哥,我倒是好奇,梦谷云国内数据中心也就算了,国外数据中心部署时你就明确指定要采用国内产品。这总不能是未卜先知吧?”

    路舟微微一耸肩,“支持国货而已哈哈。”

    棱镜之所以为棱镜,便是它能将一道光一分为二。某种意义上的“数据统治”。

    方强略微笑了笑,“哈哈,不过想想最近几年的海外计划也是,尤其在美业务,大抵对方是不可能让一家华夏企业在它本土掌握主动权。”

    路舟摆了摆手,从梦谷业务走出国门的那一刻,他也老早预料到了中间的困局。好比别国部门的黑客攻击,又好比以各种名义要求提交他国用户信息乃至隐私。

    彼时雪顿时间,诸如脸谱谷哥便是牵扯其中。用美互联网产品会遭监控?!乃至于数据还通过光缆分流并存储在巨大的数据中心之中!没有人知道它会产生什么影响。虽说当时微讯因此是火了一把,有不信任这类美互联网企业的用户纷纷转向微讯。

    但一如巴西某发言人所说,你永远不知道对方是从何而来的幽灵,你不知道东西而来的是友是敌,但可以肯定的是你自己不会是自己的敌人。

    谈信任,太难。

    方强接着道,“温哥最近是在新竹吧?”

    路舟略略点头,“嗯,最近老宋定下了一整套的‘寻人启事’。本来是荔枝科技和圳南芯动的事情,不过是要有个主事的过去谈判好一些。”

    回想当时听佐藤的故事,路舟在一年前就已经产生了些紧迫感,无论说是关乎局势,还是说梦谷本身的AI发展。尽管荔枝科技在当时就已经研发出了世界上最先进的适配AI的ASIC芯片,并且以BetaGo举世闻名,但一切似乎已经等不得。

    佐藤所言的故事是在到了韩国就听了下来,但接下来的故事大抵许多人也不陌生,而这也是温旭伟此番启程向新竹迈进的原因,目的只有一个——“抢人”。梦谷云这次的企业代表团甚至都已经包下了新竹芯片园区附近的三家酒店,一包就是三年!摆了明就是要打持久战,不从这里挖出够用的人就不罢休!

    “你呢?梦广如何?”

    方强听了后道,“仍然跟着七星走吧。毕竟梦广你也清楚,捡着梦谷云和微讯留下的东西就够用了。就是提供一些科研资金支持。”

    路舟问道,“梦谷支付在海外的进展呢?”

    方强听了便是无奈一笑,“路哥你这任务可算难倒我了,各办事处同当地银行大多是难以谈妥。很简单的事情,华夏第三方支付的蓬勃他们都看在眼里。去年整个华夏银行体系都在收紧对梦谷支付的支持,几个大行也都在不断压缩支付限额的上限。不就是因为第三方支付的发展太快,这已经引起了银行的警惕。说到底彼此就还是竞争对手。”

    路舟点了点头,“倒是和通信行业的反应差不多。移动RCS业务提出来也挺久了,虽然未必对微讯构成威胁,但说不眼馋市场是不可能的。”

    而更早一些的时候,早在2013年时期,各通信服务商就早对微讯、微信心有不满,因为每年的短信业务都在因这两者崛起而受影响。移动在之后所提出的RCS业务,同苹果iMessage是有类似的地方,简单来说,它能够让安卓用户直接通过手机号就能实现原有的短信图片发送等功能。

    路舟倒是不担心RCS给微讯带来威胁,因为微讯本身就已经集中了太多的功能,根本不是一个RCS就能替代。相反,RCS的出现还能够给微讯用户减轻“社交负担”,好比租个房,以前是还得加个销售房东的微讯,现在短信就能互相沟通发个图片。

    路舟接着道,“如果当地银行选择不合作,那我们就自己开银行,头已经起了就没有回头路。要做,就把整个市场都解决掉。”

    华夏市场是梦谷主战场,经过数年的耕耘可说是达到了一定瓶颈,毕竟人口就摆那,微讯都已经有十亿用户了,越到天花板,增速就越慢。但海外市场的15亿用户仍然是未完全开发部分,这番,梦谷不从这里做些什么那简直浪费。

    方强听着是微张着嘴巴,可真是有一出来一出,梦谷网络银行才刚刚成立不到一年,这就又得奔着海外去改变格局。

    “哎。劳碌命劳碌命!”

    方强一边好笑得说到。

    路舟笑了笑,往脏兮兮的路宇和路瑶那走了过去,“走!”

本文网址:http://www.d3zww.com/book/173/173712/548345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d3zww.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